金立面临破产重组 兴业银行申请强制偿付逾2亿元

吴林璞

2018年12月03日08:32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原标题:金立面临破产重组 兴业银行申请强制偿付逾2亿元

  近日,记者从公开信息了解到,兴业银行深圳高新区支行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于2018年8月4日立案,2018年11月16日结案。

  近日,《国际金融报》记者从公开信息了解到,兴业银行深圳高新区支行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于2018年8月4日立案,2018年11月16日结案。

  被执行人东莞市金铭电子有限公司、金立通信董事长刘立荣和财务总监何大兵现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法院是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案号(2018)粤03执1649号,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第一被申请人需偿还申请人贷款本息合计人民币153076199.83元以及银行承兑汇票垫款本息合计人民币51016225元。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资料显示,该案执行标的为206415000.00元,未履行金额为205655714.00元。

  因刘立荣和何大兵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2018年10月26日向二人发布限制消费令。

  据相关媒体报道,一份落款日期为11月14日的《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高新区支行、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执行实施类执行裁定书》(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8)粤03执1649-1号)显示,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执行人名下的财产进行了调查并采取了相关措施。

  相关措施包括法院已轮候查封金立通信名下4台车辆、刘立荣名下1台车辆。法院还轮候冻结金立通信、刘立荣、何大兵分别持有的4家、8家、2家公司股权;轮候查封金立通信旗下26套房产;划扣金立通信、刘立荣、何大兵各自公积金账户10.05万元、32.94万元、32.94万元等。相关银行存款、住房公积金账户内的款项已扣划完毕。目前已无其他可供执行的资产,因故本次执行程序暂时终结。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和兴业银行媒体联络部门,但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法院方面表示相关文件均已公布。

  公开资料显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9月,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国家技术企业。作为曾经的国产手机巨头,金立手机曾远销40多个国家和地区,进入8个国家的运营商体系。2018年1月以来,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先后被曝包括员工工资延发、欠款百亿、陷入资金链危机、董事长赌博输掉十几亿目前滞港未归、大幅度裁员、启动破产重整等负面新闻。

  刘立荣近日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金立大概有170亿元左右的负债,其中包括银行债权人债务约100亿元,上游供应商约50亿元,广告供应商约20亿元。

  在11月23日召开金融债权人会议后,11月28日上午10点,金立在位于深圳福田区的时代科技大厦又召开了经营性债权人会议。据参会记者了解,参会的供应商主要是债务在800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有多家银行与金立存在股权关系。南粤银行2017年年报显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所持股份占总股本的9.3%,位列第二大股东,且存在股权质押、冻结的情况;金立通信作为微众银行发起成立股东之一,也曾出资9000万元持有微众银行3%的股份。而在今年8月底,何大兵在一次供应商债权人会议上曾表示,一旦公司破产清算,上述资产只能贱卖。

  对此,北京安博(上海)律师事务所宋涛律师对《国际金融报》记者分析,该公司一旦破产重组,对其所持股的银行业务不会带来任何影响。股权的价值与银行经营状况有关,股权由谁来买或如何出售,是后续的权利,与破产企业完全没关系。

  宋涛指出,对银行唯一的影响可能是股权易主,而在股权易主期间,银行其他股东作为股权持有人具有优先购买权。从另一个角度看,这可能还会体现银行当下的总体价值,比如起初投资的时候3%股权对应3000万元,变卖时会对股权重新进行评估,假如股权价值增加了,另外97%的股权,会同样享有增值部分,对其他投资人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责编:赵超、杨虞波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