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中使用手机已成交通事故主因 需培养良好习惯

杨文明

2018年11月07日08:1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驾驶中使用手机已成交通事故主因 需培养良好习惯

驾驶中使用手机已成交通事故三大原因之一,需加强查处,培养良好习惯

开车,请放下手机(关注道路交通安全)

司机肖某最后的朋友圈,是两条短视频。

视频中,肖某称“好大的雨”“还是走下高速”。交管部门从视频判断,两段视频都是肖某在驾驶过程中用手机录制的。“这两条朋友圈,是造成肖某死亡的重要原因。”云南省昭通市大关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事故中队民警邓顺成说。

此前,大关县交警接到群众报警,称辖区滴水岩路段一辆车发生交通事故落入河内,车辆被打捞上来后,驾驶人肖某已经死亡。交警勘查发现,当天路面湿滑,车辆变速器最后位于五挡,车速过快,以及肖某玩手机未谨慎驾驶,是导致事故的重要原因。

开车打电话甚至抢红包、玩游戏,不少“低头族”连驾驶过程中也不闲着,由此引发的交通事故并不鲜见。这种现象为何屡禁不止?治理又该从何处发力?

忍不住?

网约车接单需用手机,司机等红绿灯“很无聊”

如果说肖某的悲剧只伤及自身,对于公交车、出租车等公共交通工具来说,驾驶员开车使用手机这样的“盲驾”行为危害更大。此外,云南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除了汽车,电动自行车驾驶员在城市道路中行驶时打电话,导致的交通事故也不在少数。

公交车司机边开车边玩手机游戏,出租车司机边开车边抢单……类似视频见诸媒体,引发人们对“盲驾”行为的高度关注。一些出租车或者网约车司机觉得,开车用手机不是“玩”,而是因为工作需要。“在打车软件上抢单得用手机,也就几秒钟的事儿,还没出过事故。”昆明网约车司机小赵说。

然而,实际情况与小赵的切身体验并不一致,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今年发布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分析报告,数据分析显示交通事故发生的三大原因为:无证驾驶、酒后驾驶和驾驶中使用手机;诉讼至法院的交通事故中,超过一成案件原因为开车玩手机。

记者采访的多位司机都表示,手机已连接车载蓝牙,不会手持手机接电话。“不过要是遇到等红灯,忍不住会刷下微信。”云南省大理市公安局交警大队下关中队副中队长李红山告诉记者,今年6月他查处了一位驾驶人玩手机的行为,当时进行了严格记分罚款。可过了没几个月这名驾驶人又被李红山查到,还是玩手机驾车。“当时这位司机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说实在没忍住。”

逮不着?

法规明令禁止,但固定证据难导致查处力度不够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二条第(三)项和公安部123号令规定,有驾驶机动车拨打接听手持电话行为的,扣2分。各省区也结合自身实际,规定可以同时处以200元以内的罚款。

对于驾驶员玩手机的情况,云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做出了进一步细化规定,“不得有拨打、接听手持电话或者查看、发送手机信息,观看影像资料、吸烟、赤足和穿拖鞋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尽管未明确禁止开车玩游戏,但该行为显然属于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也在查处之列。”大理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海东交警中队长杨骏说。

然而,由于固定证据难,真正受到处罚的“盲驾”行为比例偏低。杨骏说,目前对开车接打手持电话等妨碍安全驾驶的行为,主要通过监控摄像头自动抓拍的方式查处。“交警在执勤过程中都开着执法记录仪,也会进行查处,但不少驾驶人远远看到交警就会放下电话。”

前不久,李红山带领民警,在大理市全民健身中心路口查处交通违法行为。前方一名男子边开车边玩弄手机,李红山一边鸣哨一边示意其靠边停车接受检查。这名男子发现交警后,立即放下手机。在处理过程中,该男子一直否认其边开车边使用手机的行为,并要求民警出示证据。李红山和民警查看执法记录仪以及附近的交通监控录像,由于拍摄角度所限,没能抓拍到该男子当时的行为。最终只得对该男子进行口头教育和警告。

据李红山介绍,一方面,监控未必能拍到清晰的“盲驾”画面,执法部门取证难度很大;即使交警上路执法,司机如果在靠近交警前放下手机,交警也很难固定违法证据。杨骏表示,相较于公交车大多安装有视频监控,是否存在“盲驾”行为可以事后追查,大多数私家车没有安装摄像头或者摄像头并不对准驾驶人,即便由于“盲驾”导致交通事故,除非是驾驶人主动承认,否则交警部门也很难认定驾驶人在开车时使用手机。

狠狠查!

增加技术投入、完善道路监控,改变开车玩手机的习惯

开车打电话,危害有多大?据介绍,按照一辆车车速达到60千米/小时来算,即便是低头看手机3秒,也相当于盲开50米,即便车辆性能再好,刹车也至少需20米,加上开车玩手机驾驶人反应更慢,导致事故的概率大大增加。

“目前法律规定‘盲驾’只扣两分,对违规驾驶人来说威慑力远远不够。”杨骏表示,与“盲驾”的危害性相比,目前罚款及扣分额度都偏低。

“严惩的前提是要严查。”杨骏表示,加大查处力度离不开加大投入,完善道路监控系统以及对客运部门所属车辆安装行车记录仪等设备,特别是对于“盲驾”多发路段,更应增加技术投入;而交警部门也该加强常态化执法,通过加大查处力度,让驾驶员不愿、不敢“盲驾”。

随着酒驾惩处力度的加大,如今“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已经成为社会共识,而“开车不玩手机,玩手机不开车”的观念却依然未获得足够重视。城市道路红绿灯较多或者拥堵,不少驾驶人习惯在等红绿灯过程中刷微博、发微信,由于车辆处于原地等待状态,查处又容易增加交通拥堵,交警往往采取提醒等方式督促驾驶人,也让部分驾驶人形成开车接打电话交警不查的错觉。“开车打手机危害性的宣传力度不够,是造成‘盲驾’多发的原因之一,在这方面交管部门可以马上行动起来,通过加大宣传改变驾驶员开车玩手机的习惯。”杨骏说。

“在停车等候信号灯期间,驾驶人仍然担负着机动车操控责任,属于驾驶状态,接打查看手机也属违规,具备一定的主观性和危害性,理应受到法律法规的惩处。”云南警官学院治安管理学院交通管理教研室主任陈晋云认为,车辆驾驶是一个完整、连贯的过程,驾驶中接听手机,甚至低头玩弄手机、查看信息等行为会分散驾驶人注意力,出现“分心驾驶”现象,导致反应时间延长,易产生误判、误操作,严重危害道路交通安全。

(责编:杨虞波罗、毕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