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联通的绝地反击?

2017年08月28日08:22  来源:人民网-中国经济周刊
 
原标题:中国联通的绝地反击?

  >> 联通成混改首家真的因为业绩差吗

  在发改委公布的第一批9家混改试点名单中,中国联通为何势头这么猛,成为在集团公司层面混改第一家?个中原因,外界有多种猜测,甚至有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原因是联通业绩太差。事实真的如此吗?

  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胡迟表示,在国有企业改革上,与许多传统行业相比,电信行业本身就走在前列。

  从联通自身情况看,其改革意愿也极为强烈。三大运营商早已进入微利时代,而联通又在竞争中处于极为不利的局面。2017年上半年财报显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营业收入分别为3888.7亿元、1841.2亿元、1381.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26.8亿元、125.7亿元、7.8亿元。中国移动营业收入是中国联通的2.8倍,利润是联通的80倍。在4G用户方面,截至今年6月,中国移动占67%份额,中国电信占17%,中国联通占16%。

  李锦分析,在垄断行业挑选具有代表性的企业进行混改试点,往往被挑选的企业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近两年来竞争力下滑、市场份额缩水,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中国联通和东方航空。

  胡迟也认为,近年来,中国联通因为4G发展之初战略决策的失误,业绩下滑,在生存发展的关键时期,需要求新求变注入发展的活力,对混改有着很强的内生动力。

  事实上,早在2014年8月,中国联通高层就表示在思考和探索混合所有制,可能会在创新型业务领域及增值业务领域方面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而在去年9月被列入发改委混改试点名单后,中国联通于今年3月之前就已提交混改方案。今年4 月6日,中国联通发布停牌公告,等待混改方案批复。

  过去,央企混改更多的是在“子公司”“孙公司”进行。除了考虑改革难度以外,还有一个现实原因——用全国工商联原副主席庄聪生的话来讲,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母公司多数规模庞大,让他们与民营企业混合好比“让姚明和一个十多岁的小孩打篮球”,通过子公司或者是分公司与民营企业合作,才能“门当户对”。

  然而,就此次中国联通混改来看,引入的战略投资者中,几家互联网公司巨头已与其体量接近。以腾讯为例,该公司上半年收入为1061.58亿元,相比中国联通1381.6亿元的收入虽有差距,但腾讯上半年净利润328亿元,已是中国联通的42倍。而且,这些互联网巨头每年还保持着高速增长,发展空间巨大。因此,此次联通混改,到底是谁抱谁的大腿,一时还难以论断。

  >> 战略投资者们会获得什么?

  这次联通混改,百度、阿里、腾讯、京东4家互联网巨头齐齐上船,无疑是最引人关注的看点。

  李锦认为,BATJ之所以组团参与联通混改,一是巨头们看到互联网大数据将在电信领域有发挥空间,且可获得增值;二是BATJ不是做财务投资,而是战略性投资,更看重将来的收益。“通信领域过去是垄断领域,本来是难以进入的。现在,联通有情,互联网公司有意,将来的发展比眼前的利益更重要。”

  目前,中国联通与百度的合作主要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线上线下O2O 服务;与腾讯的合作主要是在反电信诈骗、云计算、大数据;与阿里的合作在基础通信服务、移动互联网及产业互联网等;还和京东合作推出了4G功能卡“京东强卡”。

  李锦认为,通信行业和互联网行业的结盟,成长空间显而易见。联通混改“红利”数年之内将显现。

  联通混改另一大看点是,引入了中国人寿、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下称“结构调整基金”)两大国有资本。混改完成后,联通集团、中国人寿、结构调整基金三家合计持有中国联通53%股份。这是否为了实现股权多元化,但同时依然保持国资控股的考虑?

  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中国国有企业结构调整基金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碧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结构调整基金于5月份正式与中国联通进行了交流,表达了参与混改的意愿,随后经过多轮深入交流并于6月上旬递交了投资意向书。“在项目推进过程中,对潜在投资者的信息是高度保密的,结构调整基金并没有获得其他投资方的情况,因此我们对最后的各方持股比例也是通过中国联通的公告知悉。”

  作为中国联通第三大股东,结构调整基金基于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和国家赋予的结构调整使命双重角色,将作为联通混改中沟通市场化投资者和中央企业股东之间的桥梁。

  获得市场化投资回报,也是结构调整基金参与联通混改的重要考虑之一。朱碧新表示,经过细致研究之后认为,中国联通的主营业务利润率的提升和创新业务的成长都有巨大空间。联通和BATJ等互联网巨头公司及垂直行业公司的主营业务具有良好的互补性,将与战略投资者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特点,进行多层面的深入合作,快速完成其在新兴战略领域的布局和核心竞争力的提升。“我们坚信,联通未来业务的发展是非常值得期待的,项目投资回报将满足结构调整基金的投资回报要求。”

(责编:赵超、毕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