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人民网通信频道

项立刚:提速降费重在打通“最后一公里”

  近日,有关宽带网络提速降费的话题引发舆论热议。电信业漫游费是否应取消?电信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如何?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电信行业专家、《通信世界》周刊创始人项立刚。
2015年05月28日08:05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项立刚:提速降费重在打通“最后一公里”

  近日,有关宽带网络提速降费的话题引发舆论热议。电信业漫游费是否应取消?电信行业市场竞争格局如何?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了电信行业专家、《通信世界》周刊创始人项立刚。

  4G时代下漫游费已是一种管理手段

  中国青年报:有报道说国内漫游技术成本几乎为零。您怎么看?

  项立刚:说实话,我认为现在没有人能拿出具体数据来证明漫游成本到底是多少。至于为什么还在收漫游费,要从漫游费的产生说起。

  漫游费分为国内漫游和国际漫游。先说国内漫游。我们最早使用的手机是模拟手机,只能提供地方用户服务。后来技术加强,提供了漫游功能,但这种漫游功能的实现是非常麻烦的。比如,一个北京用户要到上海出差,得先打电话到中国电信去申请漫游,告诉他们你明天下午3点到达上海,这样北京会通知上海,这个号码的手机是我们的合法用户,明天下午3点,它接你们网络,你们要允许接入,当然也要计费,把收费单子发给我们,我们来进行收费。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电信运营商要付出较高的成本。

  为什么现在的漫游成本低?因为现在的通信网络完全由计算机程序控制,逐渐连成一个全国性的网络。这个过程中,一个用户从一个地方漫游到另一个地方,进行鉴权、接入、计费、结算,这个过程不再需要人工处理,成本就大大降低。有专家说技术成本几乎为0,我是不太相信。因为这个系统中,到底有多少成本是漫游开支,很难讲清楚。除了网络本身在计算过程中要产生费用,还要预留网络资源,让外地人漫游进来,这些耗费也要计算在成本里,核算非常复杂。但总的来说是不高的,说漫游一点成本没有和成本很高都是没道理的。

  中国青年报:对于有消费者希望降低或取消漫游费,您怎么看?

  项立刚:我认为完全取消漫游费并不是完全有理。有时候漫游费是必要的,是一种区隔用户的管理手段。

  中国手机资费目前是集团公司、省公司、市公司三级定价。为了进行市场竞争,争夺特殊人群,电信运营商会提供非常便宜的套餐。比如我在江西农村就看到中国移动提供的10元全国随便打。这样的套餐就是本地通。如果这些卡串到全国各地,其他地方的用户也10元随便打,江西的运营商就没办法承受了,只能取消这个优惠套餐。

  这个时候漫游费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你在江西农村用,10元随便打,但离开了江西农村,就要收漫游费,用起来并不划算。这就保证了运营商能给江西农村用户提供便宜的套餐,又不让其他地方用户占便宜。漫游费的存在,对于江西农村用户未必是坏事,而是保护了他们的利益。

  中国青年报:您刚才说到运营商资费主要由地方省级公司来定价,是否有整体定价的可能性?

  项立刚:我国各地经济发展较不平衡。如果拉平资费政策、管理手段,对各地都不公平,要根据不同的地方制定不同的政策和资费。漫游费已经是一种管理手段。

  中国青年报:有报道说去国外漫游费更贵,建议三大运营商抱团议价。您有什么看法?

  项立刚:国际漫游是别的国家把网络借给中国电信运营商用,让中国用户接入。但它凭什么让你接入,基本态度就是来一个宰一个。所以国际漫游费高是一个正常情况。要把国际漫游费降下来,只有靠谈判。谈判就需要筹码,运营商筹码就是用户。

  国内运营商是希望降低国际漫游费的。用户只有在国外继续使用,运营商才能真的挣到漫游费。比如我们现在和美国交流很多,中国和美国的运营商都希望降价,一起把价格降到用户能承受的程度,让用户出国后可以更多地使用。

  提速降费重在打通“最后一公里”

  中国青年报:近日,国务院出台有关提速降费的指导意见,您有哪些具体的解读?

  项立刚:宽带提速这么大的事情,需要政府来干预、推动是必然的。这方面全世界最成功的例子就是韩国。韩国10年前的宽带不如中国,CDMA移动网络建设也不比中国好。但是韩国10年前进行改革,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起来将宽带建设上升到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政府出钱带动运营商做这件事情,让韩国宽带发展为全世界最快。

  要提速降费,一是要采用先进技术,二是要扩大用户规模。从技术角度看,需要把小区的铜缆、电缆都换成光缆。现在运营商打通“最后一公里”比较难,比如进入一个小区的成本比拉宽带的成本还高。通信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打通“最后一公里”不是光喊口号,需要政府出台政策和相关的配套措施。

  所以国务院出台指导意见对提速降费是有非常多积极效应的。大方向由政府把握,在一些具体措施上则没必要对运营商做很多限制。

  中国青年报:您认为目前的运营商市场是怎样的结构?

  项立刚:不是完全垄断。把运营商的问题都归结为垄断,太绝对化。从世界范围看,一般一个国家三家运营商是经过市场选择的结果。两家容易形成垄断,三家就不太容易形成。中国的情况不是某家运营商太大,而是任务指标很高。大家要残酷竞争,要把对手搞死才能完成任务和指标。所以我们的市场竞争是非常低效、恶性的。

  电信行业是一个规模化的行业,谁有规模谁就有机会,谁无规模谁就死。而这个行业又提供基础服务,基础服务的变化是很慢的。像虚拟运营商,你无先进技术又无用户规模,就很难有生存空间。

  中国青年报:指导意见提到,要吸引民间资本发展,形成多种主体之间的互相竞争。您怎么看待民资所起的作用?

  项立刚:关键是能不能形成有价值的市场竞争能力。技术水平一样的前提下,没有规模,就是死路一条。我们已经过了早期快速增长的阶段。在高速增长时期,主导运营商有些地方顾不到,虚拟运营商就成了主导运营商的代理商。现在中国的情况是所有的地方都被三大运营商“挖地三尺”,无死角覆盖。虚拟运营商不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我认为,民资可以做应用、做互联网、做渠道,在代理商、销售商方面和运营商合作。而运营商应先把基础服务做好,做好用户体验和售后,让网络变得更加智能。各自做好主体业务,没有必要互相抢饭碗。

(责编:孟哲、毕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