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廠商自研芯片是一場“大冒險”?

郜小平

2019年10月11日08:24  來源:南方日報
 
原標題:手機廠商自研芯片是一場“大冒險”?

  在被傳挖角大批芯片設計工程師后,vivo終於回應“造芯”一事。近日,vivo對外表示,短期內並不會自己做芯片,而更多的是和上游廠商進行合作。此前,OPPO也同樣傳聞要入局芯片領域,截至發稿時OPPO尚未對此進行回應。

  一直以來,華為海思構筑的芯片設計能力形成的競爭優勢,讓其他手機廠商也看在眼裡。盡管各大手機廠商對自研手機芯片覬覦已久,但圍繞背后的人力、財力等資源調動,考驗著手機廠商的決心,而芯片生態的比拼也並非一蹴而就,手機廠商真的要集體來一場自研芯片的“大冒險”?

  向上游供應商提前定制芯片

  Ov(OPPO、vivo)造芯傳聞已久。今年8月初,有報道稱,OPPO啟動了造芯業務,發布了多個芯片設計工程師的崗位,包括設計工程師、芯片數字電路設計工程師、芯片驗証工程師、芯片前端設計工程師等職位。

  再往前的2017年12月,OPPO在上海注冊成立“上海瑾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查詢顯示,這家公司注冊資本300萬元人民幣,由OPPO廣東移動通信有限公司100%持股,業務涵蓋集成電路芯片設計及服務等。OPPO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金樂親出任總經理、執行董事。

  與此類似,今年8月,vivo被指“挖人”挖到了紫光展銳家門口,有展銳芯片工程師收到短信,被通知參加vivo的芯片工程師崗位面試,而面試地點就選在了展銳上海辦公區僅一街之隔的酒店。

  “vivo確實是在招募硬件研發工程師,但與芯片制造沒有關系。”在vivo東莞新總部基地,vivo執行副總裁胡柏山日前與媒體召開座談會並首度回應了vivo自研手機芯片的傳聞。他表示,芯片是一個龐大且分工明確的產業,vivo並非布局芯片產業,而是基於對技術方向的掌握,將技術布局前置到芯片定義階段。

  根據胡柏山介紹,隨著消費者對手機需求的更加深入,vivo需要與上游供應商共同來研究,做出滿足消費者需求的技術與產品。而在過去,vivo往往是在合作伙伴的新品芯片規格確定或者第一次流片成功之后再去洽談,但待芯片成型后再進行適配和修改,無論是時間代價還是成本支出都過大,現在則是提前兩年以上進行規劃,給合作伙伴提需求做定制。

  未來物聯網領域應用前景廣闊

  一直以來,芯片產業是一個技術壁壘很高的產業,其分為設計、制造和封裝測試三個環節,再往上追溯還可延伸至更深的原材料和設備端。盡管“造芯”進程遠未進入軌道,但如今,OV招聘芯片人才建立團隊,開始參與上游供應商的SoC芯片研發設計,在SoC芯片領域邁出了重要一步。

  “雖然vivo說自己短期內不會布局芯片產業,並不代表未來不會。”在第一手機研究院孫燕飚看來,OV造芯是遲早的事情。他認為,從全球手機的競爭格局來看,目前頭部廠商隻剩下三星、蘋果、華為、小米以及OPPO、vivo這幾家,而前三家都已經有了自己的芯片設計,小米也從未放棄過芯片業務,這對OV來說,如果沒有芯片,外界也很難評價OV的真正研發實力,也就擺脫不了營銷公司的刻板印象,生命力也注定不能持久。

  每一代移動通信技術的更迭,都會引發新一輪手機品牌的洗牌,上游的芯片廠商也將重新劃分勢力。在5G時代,芯片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孫燕飚表示,OV一直有“敢為天下后”的勇氣,其布局芯片的步伐雖然沒有超前,但還是頗具實力,現金流也還不錯,總體來看對“造芯”還是持樂觀態度。

  對芯片布局之所以抱以謹慎態度,背后是風險的考量。一位業內人士告訴南方日報記者,目前智能手機市場已經是一片紅海,市場在逐年萎縮,而芯片又是重資本投入,初期都是靠砸錢,而且初期受產能影響自研芯片比外購更貴,雖然可以通過購買IP方式集成SoC,但如果銷量上不去,這還是一門虧本的生意。

  “自己設計芯片,包括EDA成本、IP購買成本、流片成本、工程師人力成本等不是一個小數目,而且還有支付各種專利費用。”該人士表示,如果給OPPO、vivo足夠的時間,也能做出手機芯片,但這在商業策略上並不是一個劃算的做法,與其自主開發手機芯片,還不如直接採購紫光展銳的芯片,或與紫光展銳共同來定義芯片。

  但在孫燕飚看來,各大手機廠商都在爭奪AIoT(人工智能與物聯網),圍繞手機延伸出智能門鎖、手環、電視等周邊產品,未來的芯片應用也是多種多樣的,已經不僅僅是用於手機,“即便自己不進入芯片領域,也要對芯片有足夠的了解,才能在接下來的資本運作中不會貿然收購一些‘PPT芯片公司’。”

  “如果沖一流,OV還是有必要擁有自己的芯片。”知名通信專家項立剛說。

(責編:趙超、畢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