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流”黑產:20元買1500條女生語音 扮萌妹獵財

2019年05月21日08:18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色流”黑產:20元買1500條女生語音,扮萌妹獵財

  一家店鋪出售多種語音包。

  一款寶貝可用於探探陌陌等聊天使用。

  與語音包賣家聊天記錄。

  “我想出去約,既然你和我是附近的人,能約加我微信。”近日,范佳坤(化名)的QQ多次接收到此類消息。在添加微信之后,對方表示,可以支付紅包觀看淫穢視頻。

  “在黑產從業者的眼中,他們只是獵物。”一位接近該黑產的人士透露,行業內一般稱這種欺詐手法為“色流擼包”。

  新京報記者近日調查發現,目前,從賬號買賣至利用語音包偽裝成女性去騙取紅包、錢財,“色流擼包”已經成為了一個比較成熟的黑產。通常,該黑產從業者會購買陌陌、探探等社交軟件賬號,利用假的照片偽裝成女性,實現引流,然后通過女生聊天語音包獲得對方信任,最后通過索要紅包、錢款等方式實現變現。

  5月10日,記者購買到一家店鋪出售的語音包,共有女性聊天語音約1500條。其中含有大量帶有“紅包”字眼的引導性語音。更為嚴重的是,新京報記者在瀏覽中發現多個含有強烈性暗示的語音。

  一旦獲取目標獵物的信任,黑產便會按照套路向對方索要紅包、錢財。期間若被揭穿,就直接拉黑。黑產從業者則會馬不停蹄地去尋找下一個獵物。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訴廳副廳長張相軍此前表示,要重視和正視互聯網安全與犯罪問題,不斷規制網絡行為,堅決遏制網絡犯罪,凝聚各方面力量,參與網絡治理,特別是對網絡黑產形成共治的合力。

  網絡男扮女騙局屢現,有人兩月被騙近2萬

  “在他向我索要紅包的那一瞬間,我就知道碰上騙子了。”石家庄的范佳坤告訴新京報記者。

  3月10日至5月16日,一位QQ昵稱為“i野貓梁上走”的用戶多次通過附近的人給范佳坤發來信息,內容極其露骨,並在信息中留下微信號要求范佳坤添加。剛開始時,范佳坤並未理會。但后來,隨著對方留下的微信號以及文案不斷變化,沒有忍住好奇心的范佳坤嘗試添加了對方留下的微信號。

  據其描述,在微信上對方隔一段時間便會發送一次淫穢視頻的片段,並表示隻有通過發送一定數額的紅包才可以繼續觀看。很快,范佳坤意識到這是一個類似於“賣茶女”的“桃色騙局”。

  事實上,這類騙局在網絡空間上並不少見,隻不過,其他人並沒有范佳坤發現得這麼早。

  據媒體報道,2017年11月至2018年9月期間,已婚男子譚某使用虛假的女性身份,通過微信加了受害人賀某為好友。兩人經過聊天,很快確認了男女朋友關系。隨后,譚某以父母親生病住院和做手術、自己要租房、買衣服等各種理由,先后騙取賀某8萬多元。最終,岳塘區檢察院以涉嫌詐騙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譚某。

  晉江市公安局此前曾接到受害人小吳報案稱,他在網絡交友過程中,兩個月時間內就被人騙取了近2萬元。

  報道稱,小吳加入泉州某交友群,認識了一名“女性”朋友,很快,覺得對方正是自己尋覓已久的“女神”,便與對方確定了男女朋友關系。據其回憶,這名網友在與自己交往的過程中,不斷以借錢、還債、母親病重等理由來騙取自己的信任,隨后就開始不斷索要錢財。在不到兩個月交友聊天過程中,對方向受害人先后15次索要現金近2萬元。直到對方將小吳的QQ微信拉黑,吳先生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報警。

  晉江警方經過偵查,抓獲了犯罪嫌疑人。經審訊,其交代在福建省內男扮女裝交友詐騙3起,省外5起。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賀某和小吳被騙的背后,其實是一條已經發展完善的黑色產業鏈。“在網絡空間,你永遠不知道和你聊天的是男是女。”一位接近該黑產的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在黑產從業者的眼中,他們只是獵物。”

  賣社交賬號月入過萬,“什麼號都能買到”

  據上述接近該黑產的人士透露,行業內一般稱這種欺詐手法為“色流擼包”。

  “所謂‘擼包’,‘擼’就是薅羊毛的薅,包就是紅包。”據上述人士介紹,擼包的方法多種多樣。“比如說給你一個淫穢視頻的鏈接,想看的話要支付一定的費用﹔還有一種就是通過劇本騙局,黑產從業者偽裝成女性后通過話術去要紅包。”

  目前,從社交賬號買賣至利用語音包偽裝成女性去騙取紅包,“色流擼包”已經成為一個比較成熟的黑產。

  一位男性是如何在網絡空間內偽裝成一位女性的呢?記者進一步調查發現,該黑產從業者通常會購買陌陌、探探等社交軟件賬號,利用假的照片偽裝成女性,實現引流,然后通過女生聊天語音包獲得對方信任,最后通過索要紅包、錢款等方式實現變現。

  新京報記者在某電商平台上搜索到一款名為“色流多重暴利變現全套項目教程”的寶貝。據寶貝詳情顯示,該套項目教程包含九個部分,包括項目變現操作步驟、需要用到的軟件、語音素材、視頻整理素材、變現話術套路等。

  據接近該黑產人士介紹,“色流擼包”分為兩個步驟。第一步是社交軟件引流,第二步則是進行圍獵,利用話術編造劇本,給對方暗示,令對方產生交往意向,通過語音獲得信任。

  一旦獲取目標獵物的信任,便會按照套路向對方索要紅包。此刻,這個獵物仿佛一頭待宰的羔羊。期間,倘若被揭穿,受害人便會愛情和戀人雙雙幻滅,直接被拉黑。黑產從業者,則會馬不停蹄地去尋找下一個獵物。

  “因為賬號很容易被舉報查封,所以他們往往會批量購買社交軟件賬號。”上述接近黑產的人士向新京報記者表示。

  對於“專業擼包手”而言,在網上購買社交軟件賬號難度並不大。5月12日至16日,記者瀏覽多個相關QQ群發現,包括陌陌、微信在內的各種平台賬號買賣廣告令人眼花繚亂。

  “出3-7天陌陌女號批發全網最低”、“出妹子語音包軟件”……一位群友向新京報記者表示,“什麼賬號都可以搞到”。

  記者聯系到一名社交軟件賬號賣家張某。依托於活躍在網絡各個角落的“專業擼包手”,張某收入不菲。

  他告訴記者,每天可以收益200元-700元不等,通常情況下月收入過萬。

  張某透露,目前該產業鏈已經模塊化發展。據其介紹,他主要做引流,賬號買賣只是一個“副業”。事實上,買賣所需的賬號並不需要逐個手動注冊。“公司有注冊號的腳本。”據張某所述,他所工作的公司脈絡龐大,總部位於柬埔寨,許多一線城市都設有分公司。

  平均一個社交賬號售價為17元,10個起售。“我已經從事相關行業三年時間。目前,一個月底薪4000,隨隨便便做一個月七八千沒有問題,可輕鬆過萬。”

  “一般別人找我要號都是成百上千的。”張某說。

  20元1500條女生語音,含性暗示,可“私人定制”

  據一位接近此黑產的人士介紹,賬號買賣只是“第一步”。為了讓購得賬號“看起來更像真人”,從業人員往往還需要利用虛假的朋友圈和照片等進行輔助。

  此前,新京報記者曾對照片買賣灰產進行過曝光。在當時的報道中提到,支付19元后,記者通過賣家提供的網盤鏈接提取碼提取到一個9.01G的壓縮文件,裡面包含35位女性的生活照和視頻。這35位女性分別被編號,其中一位女性的生活照多達3000張。

  “其實,隨著人們防范意識不斷提高,用微信等社交軟件發送語音的方式往往會打消更多人的顧慮,因為微信語音是無法轉發的。”上述接近該黑產人士表示,“可是人們不知道的是,你聽到的是個女聲,對面拿著手機聊天的或許是個摳腳大漢。”

  “男生女生聊天專用語音包,幾個系列,每個系列同一個人的聲音,支持各系列聲音的定制。”新京報記者發現不少兜售語音包的黑產從業者十分活躍。

  5月10日,一家店鋪客服表示,該店鋪出售的語音包包含女性聊天語音約1500條。為了方便買家使用,這1500條語音已被分類存放在文件夾中,每個文件夾中為同一人的語音。

  值得注意的是,記者在該店鋪中發現所有上架寶貝均與此相關。其中一款宣稱“可以擼包、引流用”的寶貝,顯示月銷量為205件。

  記者以20元的價格買下了1500條女生語音。付款之后,該店鋪客服便發來了一串由32位數字字母混搭的激活碼,語音軟件壓縮包和聊天語音包的網盤鏈接、視頻教程鏈接以及使用方法。

  按照賣家提供的視頻,新京報記者分別下載了該款語音軟件以及安裝包。記者分別在微信和連信對該軟件進行了測試,均獲成功。

  “小哥哥在嗎?”“你吃飯了嗎?”,記者試聽了多條語音,語音的內容既有基本的問候,也有撒嬌賣萌,和真人語音並沒有什麼兩樣。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以上語音外,該語音包中還包含大量例如“想看我照片啊?你給我紅包我就讓你看”、“我一天都沒吃飯了,你給我發個紅包,我點一份外賣嘛”等誘導性語音。據新京報記者統計,該語音包文件名稱中包含“紅包”字眼的文件共有75個。

  更為嚴重的是,新京報記者在瀏覽中還發現大量含有強烈性暗示的語音。

  在調查過程中,記者還發現語音包可以“私人定制”。“支持各類語音定制,軟件裡的妹子聲音都可以定制。”

  據另一家店鋪顯示,私人定制語音一條2.5元,十元起拍。付過款之后,將所需語音列表以圖片形式發送給客服后,客服將會按照客人要求提供配音。該店鋪還提供三種配音類型供客戶選擇,分別為“蘿莉配音”、“溫柔妹子配音”和“小哥哥配音”。

  此外,除了用固定的語音包擼包之外,男女合作共同擼包,也是屢見不鮮。為了增加圍獵的精確度,許多“擼包手”更是直接跟女生合作,男生負責尋找客源,女生用語音博取客源信任。

  5月12日,新京報記者以“女性求兼職”的身份聯系到一位黑產從業者。在確認過是女生之后,該從業者便開門見山地道出需求,“我拉的客源需要語音的時候,你幫我說語音,我叫你說什麼就說什麼,然后我們五五分。”並強調稱,“我的客源都是有錢人。”

  當記者詢問“這是否犯法”時,對方回答:“現在賺錢都是靠近法律邊緣的。”

  打擊黑產在行動:要“對網絡黑產形成共治的合力”

  在“色流擼包”這樣的騙局的背后,是網絡黑產的“蓬勃生長”。

  據《2018網絡黑灰產治理研究報告》估算,2017年我國網絡安全產業規模為450多億元,而黑灰產已達近千億元規模﹔全年因垃圾短信、詐騙信息、個人信息泄露等造成的經濟損失估算達915億元。而且,電信詐騙案每年以20%至30%的速度在增長。

  另據阿裡安全歸零實驗室統計,2017年4月至12月共監測到電信詐騙數十萬起,案發資金損失過億元,涉及受害人員數萬人,電信詐騙案件居高不下,規模化不斷升級。2018年,活躍的專業技術黑灰產平台多達數百個。愈演愈烈的龐大黑產背后,黑產從業人員正在法律邊緣瘋狂攫取著利益。

  去年12月,由最高人民檢察院公訴廳、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指導,中國犯罪學學會、中國人民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騰訊公司安全管理部主辦的互聯網賬號惡意注冊黑色產業治理論壇在京舉行。論壇上,騰訊公司發布了首份定向剖析黑產源頭的《互聯網賬號惡意注冊黑色產業治理報告》,並聯合政府、行業等社會各界共同發起了互聯網黑色產業共治倡議,號召各方積極聯動,共同打擊對抗黑色產業鏈。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訴廳副廳長張相軍當時表示,“要重視和正視互聯網安全與犯罪問題,不斷規制網絡行為,堅決遏制網絡犯罪,凝聚各方面力量,參與網絡治理,特別是對網絡黑產形成共治的合力。”

  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研發中心主任許劍卓提出,網絡犯罪持續呈現大幅上升態勢,惡意注冊黑產成為滋生助長互聯網犯罪的核心利益鏈條之一。現有法律規范缺失犯罪防治內容。亟待明確完善互聯網服務提供者主動預防、發現、處置網絡違法犯罪的責任義務,落實企業安全主體責任,從源頭上防治、遏制網絡犯罪。

  對於“色流擼包”黑產,京師(上海)律師事務所陳雷博律師表示,“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罪和詐騙罪。”“受害者往往是剛剛工作的青年人,幾千塊錢可能是一個月的全部收入。不過,對抗此類黑產也存在一定難度,大部分受害人被騙后羞於開口,網絡警察數量有待提高,軟件上的投訴也不易轉化為案件。”

  陳雷博認為,軟件提供商和司法機關應密切溝通,通過有效的機制和技術手段,識別、確認、保存相關証據,來抵抗越發猖獗的黑產。

  公安部自1月22日起在全國范圍內組織開展“淨網2019”專項行動。專項行動開展以來,全國公安機關嚴打侵犯公民個人信息、黑客攻擊破壞等違法犯罪,深入整治網絡黑產、網絡亂象,堅決夯實互聯網企業安全主體責任,全力確保網絡安全穩定。

  新京報記者 李大偉 實習生 謝碧鷺

(責編:趙超、夏曉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