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拍價超10萬元 老賴手機靚號99999、33333將被司拍

謝婧

2019年04月22日08:20  來源:每經網
 
原標題:起拍價超10萬元 老賴手機靚號99999、33333將被司拍

  手機靚號“1399××99999”起拍價:15萬元﹔

  手機靚號“139×××33333”起拍價:12萬元。

  號碼不錯,但如果知道前號主是“老賴”的話,會有人願意買嗎?別說,還真有!

  4月25日,西安市新城區人民法院將在淘寶網司法拍賣平台上,對失信被執行人的兩個手機靚號開拍。據西安市新城區人民法院公眾號稱,其中一個靚號已有人出價。

  此前,還有一名老賴的尾號“88888”手機號最終拍出16.76萬元!

  除了手機靚號,淮南市田家庵區人民法院還拍賣過網易“天下3”游戲賬號,起拍價為1896元。

  對此,上海文飛永律師事務所高飛對記者表示:拍賣老賴的虛擬財產,擴大了傳統的可執行財產范圍,為法院加大力度打擊老賴、解決法院“執行難”問題帶來了機遇。

  “虛擬財產”可供拍賣

  網上流傳著一句話:“欠錢的才是大爺!”不少老賴確實抱有這樣的心態,以為名下沒有可供執行的財產,就可以拖欠借款不還。可是讓這些老賴萬萬沒想到的是,“拍完房子拍完車,手機號也能拍!”而且,具有“吉利”意義的手機靚號還能拍出高價。

  近日,一個號碼為“1399××99999”的手機號在阿裡拍賣網上竟以15萬元的起拍價拍賣,而該手機號與常見的手機號相比,重復連貫的數字讓其朗朗上口,是市面上少見的“手機靚號”,因此也有一定的拍賣價值。

  西安市新城區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公眾號對這項拍賣作了介紹:“西安市新城區人民法院將在淘寶網上對失信被執行人的兩個手機靚號進行司法拍賣,此次即將拍賣的兩個手機號碼分別為1399××99999、139×××33333”。

  也就是說,即便老賴名下無房無車,但其坐擁的手機靚號也屬於“虛擬財產”可供拍賣。目前阿裡拍賣網上,手機靚號“1399××99999”已有2007次圍觀,2人報名,將於4月25日開拍。

  而尾號為“33333”的手機號,起拍價為12萬元,已有1460次圍觀,1人報名,也是4月25日開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梳理情況發現,此類拍賣“手機靚號”的事件並不少見,隨著個人財產的形式日趨多樣化,法院也與時俱進、更新思路打擊老賴。虛擬財產成為老賴可供執行的財產范疇。

  “88888”曾拍出16.76萬

  此前,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法院也曾對老賴的手機靚號進行拍賣。

  據中國法院網消息,宗某是江蘇南通某建筑裝飾工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016年10月2日,他以公司及個人名義向許某借款50萬元,說好一兩個月就還,后來不僅沒還款,人還“失蹤”了。

  后來,許某在2017年將宗某告上法庭。江蘇省南通市通州區人民法院判決公司及宗某償還許某借款本金50萬元以及逾期利息。但宗某依然沒有履行法定義務,因此許某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但法院工作人員調查的結果卻是:宗某不僅人找不到,也沒有可供處置的財產。

  “我們一家人辛辛苦苦幾十年,好不容易攢些錢。我女兒原指望那筆錢出國學習,現在可好,被宗某坑了。我一直不敢告訴父母,怕兩位老人氣出病來……”談起這件事,出借人許某一臉的無奈與辛酸。案件眼看要陷入僵局,此刻借條上宗某尾號為“88888”的手機號碼一下吸引了通州區法院執行局實施組工作人員的注意。

  在專業網拍公司的協助下,法院工作人員詢價該號碼價值24290元。2018年9月14日,該靚號正式開拍,經過24小時競拍、84次競買,號碼從1.7萬元的起拍價,一路飆升到16.76萬元,成功被何某拍下。

  為打擊老賴帶來“新機遇”

  除了上述被拍賣的手機靚號,游戲賬號也作為虛擬財產被法院拍賣。阿裡拍賣網站一則訊息顯示,淮南市田家庵區人民法院關於張龍在網易公司“天下3”游戲賬號(變賣)的公告。拍賣信息顯示,該游戲賬號的起拍價為1896元、增價幅度為5元,評估價為2370元。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合伙人王智斌律師認為,這其中的關鍵點在於財產范圍的認定。他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手機號碼、車牌號、游戲賬號、游戲裝備乃至比特幣等等,這些是否屬於被執行人的合法財產,還存在爭議。從實踐來看,雖然被執行人不具有手機號碼資源的所有權,但是如果其專屬使用權可交割過戶,那麼這種使用權就具備轉讓價值,法院從這個角度予以處置,有其合理性。”

  事實上,法律上也早就注意到虛擬財產的重要性,並出台了相關條文規定。據《民法總則》規定: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上海文飛永律師事務所高飛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手機靚號、游戲賬號等虛擬資產,因其稀缺性與唯一性,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轉換成現實中的財產,是受法律保護的。因此,拍賣老賴的虛擬財產,擴大了傳統的可執行財產范圍,為法院加大力度打擊老賴、解決法院的“執行難”問題帶來了機遇。

  在高飛看來,為規范虛擬財產的執行問題、加大執行力度,未來還需要法院執行人員嘗試將更多虛擬財產列入可執行財產范圍,並在實踐中逐步解決估價難、查封難等問題。

(責編:趙超、孟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