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漫游”費正式取消!這些知識點了解一下

2018年07月03日08:47  來源:人民郵電報
 
原標題:今天起,流量“漫游”費正式取消!這些知識點了解一下

  7月1日起,三大運營商正式取消流量“漫游”費,新老手機用戶的省內通用流量升級為國內流量(不含港澳台流量)。國內流量漫游費時代從此終結。

  這是繼去年9月1日我國三大電信運營商全面取消手機國內長途費、漫游費之后的又一大惠民舉措。

  取消流量“漫游”費對用戶、對企業以及對社會都會產生哪些的影響?關於手機流量“漫游”的那點事兒,小郵跟你好好聊聊……

  當初為什麼產生

  今天又為何取消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工程師劉麗文告訴記者,基礎電信企業推出僅限本地使用的流量主要有兩方面原因:

  一方面,我國電信企業分省甚至地市進行考核管理,省或地市公司間需要相互結算。用戶無論在哪裡上網,費用均交給歸屬地電信企業,但是用戶在本地外上網,當地的電信企業就會對用戶消耗的流量進行統計,要求用戶歸屬地電信企業支付相應的結算費用。因此,地市公司為了達成業績,會更傾向於用戶在本地使用流量。

  另一方面,電信企業統計用戶流量大多在本地使用,但企業各地的網絡資源不均衡,流量消耗也有差異。因此,在市場競爭激烈的背景下,一些流量消耗較少的運營商省公司或地市公司,將流量以低廉的價格出售或贈送來吸引用戶,培養用戶的流量使用習慣。

  這種因地制宜的僅限本地使用的流量方案的推出,給用戶提供了更多選擇,滿足了用戶的差異化需求,並且因為價格很低給用戶帶來了實惠,用戶需求大幅釋放,據統計今年5月當月DOU(戶均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達到3.97GB,同比增長169.3%。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發展,我國用戶對移動數據業務的需求已經遠遠超越了話音業務,並有持續增長的趨勢。劉麗文說,傳統話音資費經過十余年的降低已經處於全球最低水平,在此背景之下,手機國內長途和漫游費取消后,數據流量資費以及其區分全國和本地的收費模式成為了社會關注的新熱點。在此背景下,聚焦解決用戶最關心的流量費,讓群眾和企業切實受益,是貫徹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的具體體現。

  哪些人最受益

  去外省出游出差的人群,以及節假日回家鄉的學生、上班族、務工人群最受益。而那些已經辦理了全國大流量套餐的客戶,也可以根據自己需要選取更加適合自己情況的套餐。如此看來,取消流量漫游費的受益人群覆蓋范圍非常廣泛。

  過去,很多辦理省內或者本地大流量套餐的用戶,在本地用起流量來特別土豪,可是一到外地就“窮酸”了,本地與異地的這種大落差其實很影響使用感受,因為人們隨時隨地使用流量的習慣已經養成,不用或者省著用,“從奢入儉難”,實在不爽。

  不少網友留言表示流量“漫游”費的取消讓他們非常開心:“以后到哪旅游都不怕沒有流量用了。”“以后回家終於不用再買國內流量包了!”

  運營商會因此減收嗎

  短期來看,確實對電信運營商的收入帶來直接影響,減收是必然的。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專家左鎧瑞博士預測,全面取消流量“漫游”費,短期之內運營商的ARPU可能不會出現大幅下降,但是會明顯影響ARPU未來的增長空間。

  運營商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信息網絡已經成為支撐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性基礎設施。網絡提速降費作為促進網絡演進升級和應用普及的關鍵舉措,對於經濟發展、改善民生、社會進步、增強國力具有重要意義。作為中央企業,做好提速降費工作,是義不容辭的責任。提速降費,將刺激信息消費的增長,促進創業就業,增強國家信息網絡實力,為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創造更大的空間,從長遠看,電信企業也將獲益。

  “四招”應對“增量不增收”

  隨著取消流量“漫游”費、流量資費不斷降價等措施,業內普遍認為電信業務總量與業務收入剪刀差必然將進一步增大。增量不增收已經成為當前通信行業的一大魔咒。

  未來,基礎電信企業想要實現更好的發展,須加快轉型步伐,盡快找到新的業務增長點。劉麗文表示,從國際經驗看,主要有4個方向。

  一是發展物聯網用戶,擴大連接規模。

  二是基於寬帶網絡資源與內容服務商合作,提供捆綁服務。

  三是加速數字化轉型,發展雲計算、大數據等新業務。

  四是開拓國際市場,包括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延伸網絡提供服務。

  通信資費一降再降

  為何仍屢遭吐槽

  取消流量漫游費是電信運營商貫徹落實國家提速降費政策的又一成果。近年來我國通信資費一降再降。但即便如此,依然有一部分用戶抱怨與懷疑。

  這主要原因是企業和用戶視角不同,對“降費”理解不一致。用戶理解的降費是直接降低通信支出,企業理解的降費是降低相關業務單價。

  企業確實降費了,各項業務單價顯著降低,然而用戶使用量,如流量大幅增長。例如,工信部數據顯示2015年4月,月戶均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才為302.2M,而今年5月DOU(戶均移動互聯網接入流量)已經達到3.97GB。短短三年,變化如此之大,相當於用戶從吃簡餐變成吃滿漢全席,因此算起來用戶每月的通信支出並沒有顯著降低。

  有業內專家認為,當前通信市場的主要矛盾為用戶對於提速降費力度的要求和運營商對於營收增長的要求之間的矛盾。

  用戶對提速降費的需求永無止境,誰不想低價甚至免費呢?然而電信運營商作為企業特別是上市公司,也需要經營發展並保持盈利,不能無底線降費。認識到這樣的矛盾,我們也就能理解用戶的抱怨以及企業的不甘了。

  降費還有空間嗎

  在流量“漫游”費7月1日取消的公告發布之后,就有不少用戶期待並猜想下一次降費新舉措了。確實,人們對提速降費的需求沒有盡頭。而當前增長乏力的基礎電信運營商該如何尋找更大的降費空間呢?

  有業內人士呼吁,提速降費不該是運營商的孤軍奮戰,而應該成為一種產業鏈的共同行為。提速降費並非通信運營商自身的企業讓利行為,涉及到通信設備制造、信息技術、互聯網應用等全產業的協同一致。

  當前,運營商大幅減收讓利,但相關產業的價格持續提高,一方面給運營商發展帶來較大壓力,如通信設備價格不斷提高等﹔另一方面並未讓用戶產生真正的優惠獲得感,如互聯網應用價格持續大幅提高等。

  因此,應由國家相關部門制定出台整個產業協同一致的“提速降費”,而不能只是通信運營商孤立的“提速降費”。這樣用戶才能享受到更多的實惠。

(責編:趙超、楊波)

推薦閱讀